首页  »  都市言情  »  【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51)【作者:择日扬帆】加载中加载中
【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51)【作者:择日扬帆】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6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一章 小凤带来的幸运  第二天一大早,我早早的起了床,穿好我自己的衣服偷偷开门到外面转了转,看了看地势,最后我找到了一个位置,电视天线进入隔壁邓建军房间的地方,洞口有半个拳头大小,应该能看到里面,所以我决定想办法装个监听监视设备在那里试试。下了楼我四处转悠了一阵,买了点早点,准备拿回肖潇那里。  可当我一回来,门已经关上了,我又不好意思喊门,只好轻轻地敲了几下,深怕其余几个租客听见,还以为一大早就有生意了呢!  门里肖潇小声的问,谁?我只好低着嗓子说,我!  门开了一条缝,确信是我以后,肖潇躲到门后放我进去了,关了门才发现两个女人都在门后,都只穿着内裤,紧张得不得了。  肖潇有些埋怨地说,出去也不打个招呼,门也不关好,我还以为你真的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呢,我讪讪的一笑说,不会的,我出去给你们买吃的去了!唉,你们紧张什么?  肖潇一边回到床上一边说,我以为阿康来找小凤了呢!小凤也略显紧张地说,算了,我还是先走了,待会儿阿康真的找到你这里来了再看见有他在我就死定了,说完看了我一眼。言下之意就是有我在,那个叫阿康的会收拾她一顿!  这时肖潇说了,怕什么,他是黑哥手下的人。  真的?哪个黑哥?小凤这时两眼放光,仿佛遇到了救星似的紧盯着我,还没等我回答,她自己到说出来了,是不是大奥的那个黑哥?  我瞥了肖潇一眼,她也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不在说话,回过头来对小凤说,是又怎么样?  小凤兴高采烈的说,是就对了,阿康这个王八蛋,吃老子的,穿老子的,用老子的,欠了一屁股的赌债要我给他还,我要不拿钱出来就要杀了我,你是黑哥的人就好,万一他等下要是来了你帮我收拾他!他上次被三毛他们收拾过了,肯定不敢再惹黑哥的人!  妈的,你这是要我去装黑社会?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不行,这个我可不敢答应,可又不好拒绝,为什么,我还要在这里以黑哥手下人的身份监视邓建军呢!看着小凤挽住了我的手臂,一脸期盼的眼神,我只好继续装下去,点头答应了!心想一个小混混我还是能对付的,更别说我现在是黑哥的人!  两个女人光着上身在床上把我买的早餐吃了个干干净净,可等到快中午了那个叫阿康的人还是没来,我急着走呀,一是急着要去买些药,以免身体出问题,二呢我想趁今天有空去深圳华强买一套监听监视设备回来,所以尽管小凤她们再怎么挽留,我还是出了门,刚踏出一只脚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兜里的钱,昨天才取的两千,自己用了点,于是数了八张递给肖潇,嘴里对她说,记住我给你说的话,这点钱你先留拿用,对了,把你的电话给我,有事我联系你!  出门的时候我瞥见小凤捂着嘴惊异的看着肖潇,而肖潇的神色也是满脸的惊喜。  深圳华强北,中国最大的山寨基地,各种电子产品琳琅满目,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的!我随便走进监控器材经销店,各种型号的产品乱花了我的眼,最后我选了一套带五米长信号线的超微型广角摄像头,自带录像和监视屏,也不贵,三百块成交。还送一张32G储存卡,老板说可以录一天的内容了。  本想回学校住一夜的,但是想到要趁热打铁,尽早把这件事解决了,所以打电话问肖潇在家没有,她说她在龙岗街上,半小时后回家,于是我让她快点回来,她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在巷口等了几分钟,肖潇回来了。在路上我就让她等下去看看邓建军租住屋里有没有人,等我进了门她过去敲了几下,喊了几声,一直没人答应,又等了片刻我才确信没人以后,迅速的开始了安装布线。我本来就是理科出身,专业也是跟这个无线电很接近,所以没几分钟就把器材安置好了,开机调整了一下镜头,再次确认了一下敷设的线路不会引起他的注意后便钻进了肖潇屋里。通过小屏幕,我看到了邓建军屋里的情况,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写字台,乱糟糟的,但是有个像样的窗户,所以里面很亮,看得清楚一切。  剩下来的事就简单了,只需要我在这里守着,他邓建军的一举一动我都会掌握,唯一不好的就是肖潇再也不能拉客到这里来做生意了,这个问题不大,不就是钱嘛!  于是我对肖潇说,这几天你不能再做生意了,我也不亏你,你开个价!肖潇想了半天才说,你给我300一天好吗?连人带房子都归你用!  我心里飞快的一算,十天就是三千,一个月也才九千,于是爽快地答应了,约定好了十天付一次款。我特别嘱咐肖潇,说我白天有事不能来,晚上才会过来,不能让任何人进到你屋里。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我是你的男朋友,在外面上班的!还有就是我不在的时候这台机器绝对不能关!  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吃了饭,买了点水果,也给自己准备了套换洗的内衣裤,就正式入驻肖潇家了。  一晚上肖潇都在玩手机,万能钥匙偷人家的流量,微信语音里全他妈是些这个社会底层失足女之间的各种淫言浪语,谁又被大鸡吧操得走路都盘着腿啦,谁谁谁又接了个黑鬼啊,谁谁谁又耍赖白日啦,吵得我头都大了,皱着眉瞪了半躺在床上的肖潇一眼,她这才关小了音量。邓建军屋里一直没有灯光,显示屏黑漆漆的,没多久我也就有点倦怠了,一想自己每天三百给肖潇,不干点什么好像也对不起三百块钱,由于是三下两下扒光了她的衣裤,光着身子任我摆布,两个人真的跟的动物没啥区别了,谈不上一丝一毫感情,除了性交还是性交,不过说真的,除了何小兰的豪乳,肖潇的这个胸,是我见过第二大的了!  一连两天邓建军没回家,第三天回家以后什么也没干,直接倒床睡觉,就这样十天下来,我按约定给了肖潇三千块,可没有一点进展,除了天天晚上能放开了日肖潇一场之外,这三千块算是打了水漂。  我后来了解到,肖潇打一炮的价格不就几十块钱而已,我操,我亏大发了!算了,要真能把邓建军的钱榨出来,花这点小钱钱算什么?  9月4号下午,我下了课就直接出了校门,罗金柱比我还心急,几乎是抢先一步招了辆的士,远远地我看见大屁股的女同学在路旁站着,呵呵,这两人还真就好上了!管他呢,这样也好,因为现在学校都不再管我们晚上回不回寝室,我们那间寝室成了我中午午休的地方了。  等我打的士下了车,刚走进小巷,巷子里传来一阵吵杂声,随后就是一阵奔跑声,妈的,难道又打架了?没多久我又听到了啪啪几声鞭炮的声音,等的士司机把零钱找给我,加大油门倒车出了巷子过后,一大群人抬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惊恐万分的跑了出来,四处叫出租车,这情形,哪个出租车敢停呀。我赶紧躲到了一旁,等这群人从身边匆匆跑过,这才回到路上往肖潇家里走去,路旁的人不停的指指点点,好像在说开了三枪什么的。  我暗暗思考,不会吧,我们中国枪支管理这么严格,还有当街开枪杀人的?想着想着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妈的,这地方这的太危险了,实在不行就算了,别逞能了,弄不好到最后钱花了不少,事没办成不说,还出点意外就不好交代了!于是我加快了步伐往肖潇家里走去。  走到半路,路边一个花台里,草丛下有个亮光一闪而过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条街我天天都走过,这个花台我也天天都经过,而且几乎每次都会不自觉地用手拂过那一丛绿色,从没注意到里面会有发光的东西。  我很自然的手一痒就伸进去,抓出来过后直接惊呆了我,居然是一只乌黑锃亮的手枪!  我快速的扫视了一下周围一眼,幸好没人,都到我身后的巷子里看杀人现场去了,我愣了一秒钟,立刻将手枪放到了我左手拧的手提袋里,里面是我换洗的衣物,匆匆遮盖了一下后,强压着自己碰碰直跳的心脏,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了肖潇那里。  一进屋,这才发现小凤今天也过来了,跟肖潇一起围在我的监控设备前指指点点。我一下就有点不高兴了,深怕小凤出去了走漏风声,看我脸色难看,肖潇也明白了,连忙给我解释,说小凤今天来找她,她也没办法就让她知道了这事。  这也确实是我的失误,想到了让她不接客,可没想到有姐妹来找她,但现在这个不是重要的了,重要的是我手提袋里的那支手枪,得把她俩支开,不然刚才街上发生了枪击事件,她们肯定会知道,然后再发现我有枪,那我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掏出200块钱让肖潇她们到街上去买点酒菜,说小凤难得来,今晚在家小聚一下!等她们欢欢喜喜一出门,等我确定她们下了楼,这才掏出手枪,拿在手里都有点发抖,我甚至不知道这个枪的保险在哪里,会不会走火。  稳了稳情绪,我卸下了弹夹,里面还有几颗黄澄澄的子弹,再学着电视里那样一拉枪栓,一颗子弹啪嗒跌落了下来。再三确认枪膛里没有子弹过后,我朝地上扣动了扳机,咦,怎么扣不动?那就好,至少不会走火了!  拾起地上的子弹压入弹夹后,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在肖潇家里找了本杂志,撕了两页把手枪和弹夹包裹好了,想了一阵,藏在了肖潇家沙发下面的最里边一个空鞋盒里,这才开始点开今天白天的监控回放了起来。  这一放不要紧,一听吓一跳,中午的时候,有个女人进了邓建军屋里,和他说了很久,但是自带的小喇叭根本听不清,于是我把手机耳机插了上去,仔仔细细的听了几遍,果然有了重大发现。  原来这个被邓建军称为阿华的女人是在给邓建军偷渡找路子,听口气应该是联系好了,因为邓建军都在问她我们的钱呢?那个叫阿华的女人说都准备好了,让他自己快点去把什么解决好,不要到最后了出意外。  我听了几遍都没听清她说的偷渡地点,说的是白话,又是当地的地名,我只记住了发音,什么时间也没说,不过看样子这么着急的话,要不了国庆节邓建军就会跑路了!  直到肖潇她们回家以后,我才收起了耳机,跟她们一起喝起了啤酒,两个女人兴奋的告诉我,刚才街上杀人了,有人朝这里的一个地头蛇连开三枪后跑了!  我不知道今晚小凤会不会又在这里过夜,心里竟然有了点点期许,这么久以来天天晚上都日肖潇,真的想换个口味了。可我又不好明目张胆的提出来,只好等机会咯!  啤酒喝了不少,肖潇和小凤都有点脸红了,肖潇说好热,就在我们面前脱掉了T恤,穿着个胸罩继续喝酒,小凤只是解开了领口以下两颗扣子,说实话,她胸口也没什货!慢慢的话语也就放开了,小凤眨着眼问肖潇,哎,他现在真的是你男朋友?肖潇笑而不语,小凤摸着她的脸说,你再不承认我就要自己问他了!然后她扭过头来问我,哎,你真是她的男朋友?我也笑了笑反问她,你认为呢?  小凤撅了一下嘴坏笑着说,我才不信,我看你也是个吃软饭的吧?说完竟然轻佻的摸到了我的裆下,嘴里说到,我就要看下你这个钢板日穿是不是肖潇的男朋友!几下就拉开了我的拉链,两根指尖伸进去拨开我的内裤就把阴茎掏了出来,还半软不硬的就直接捏在了手里,看都不看我一眼,又扭头问了肖潇一句,到底是不是?肖潇瞄了我一眼说,目前暂时是!  小凤不削的说,什么叫暂时呀,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快说!肖潇急了,连忙说,真的是暂时的!小凤抢过她的话题说到,暂时的就是还不一定咯?那我不管了,说完一下子就俯身含住了我的阴茎,亲吻起来。  我和肖潇都愣住了,这也太直接了吧。我瞪了肖潇一眼,她也无奈的笑了笑,嘴里说到,她跟阿康闹分手,阿康要她拿十万块,这几天她心情不好,没办法,她就这个性子。妈的,心情不好就可以* 奸我?  我这才回忆起了上次一起玩的时候,她主动骑上来* 奸我的事情。妈的,这个小凤,比吕小丽还开放,来吧!今晚就让我再好好把你这个钢板日穿吧!  垃圾都还没来得及收拾,三个人就上了床。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就这么怪,就真的像只隔了一层窗户纸,一旦捅穿了,就完全放开了,而一旦没捅穿,那始终都是两个世界的人。就像我,以前从不肯嫖妓,但是因为邓建军这件事跟肖潇住在了一起,相当于天天晚上都在嫖妓,所以今天这个小凤过来,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她产生兴趣,或许是上次一起双飞的经历让我记住了她的个性吧!  因为是第二次在一起了,所以少了很多扭捏和做作,直接进入主题,肖潇和小凤面对面相拥,激情亲吻着,肖潇身下依旧垫着枕头,而我则跪在她们岔开的双腿间,两个蜜洞轮流抽插,只可惜肖潇怕是要来月经了,日出来很多白带,弄得我和小凤的下身都白花花的,满是白浆。但这不影响我的发挥,我拿出了我最大的能力把两个人都日了个够,最后一人一炮完成了任务。事后小凤颇有些满足的夸奖我说,钢板马上就要被日穿了!  这几天我格外注意邓建军这边的动向,也一直在学着那个地名的发音,但是很奇怪,一连几天,邓建军都没回家,要不是他的行李还在,我甚至都怀疑他已经跑路了。第二个十天又到期了,我又付给了肖潇三千块,这次划不来了,肖潇后几天来了月经,只能摸摸奶子,打打奶泡,又他妈亏多了。  9月16号晚上,小凤又来了,自己带了许多小菜和啤酒,对于她来这里的目的,我们三人之间都已经是心照不宣了,我也乐得接受。自打跟她们有了性关系以来,我几乎是天天吃阿莫西林一类的消炎药,但是很幸运,到目前为止,身体没有任何异样,这也证明了现在的失足女自我保护意识很好了,所以基本上我都不会戴套,那样真的是没啥感觉!  还在喝酒的时候,小凤跟肖潇俩人就嘻嘻哈哈脱掉了内裤,只穿着裙子岔开着腿亲昵的喝了起来,我也守在屏幕前一边监视着邓建军屋里的动静,一边慢慢欣赏俩个女人之间的爱抚。俩个人摸摸搞搞的好一阵,然后还是小凤趴到了我身边,直接从我短裤的裤管内把阴茎拉了出来,闻了一下,仰头对我一笑过后说,我又来* 奸你了哦,你不怕吗?说完就含在了嘴里。而肖潇也过来趴在她身上,直接就舔上了我的乳头,害得我拿在手里的啤酒都跟着颤抖了一下,赶紧把酒放到桌子上后就开始蹂躏肖潇的那对大奶。  没多久,小凤反身骑到了我的双腿上,自己摸着阴茎塞进了她的阴道里,然后就在我身前蹦跳起来,肖潇则站到了我身旁,挺着对豪乳让我舔舐。  就在我很是享受的时候,肖潇突然对我眨了眨眼,朝监视器那边撸了撸嘴,我扭头一看,邓建军屋里的灯亮了,先是出现了邓建军的身影,不一会儿,又出现个女的,虽然跟上次穿的衣服不同,但我还是认出了她就是阿华。  我连忙把身上的小凤赶了下来,她还满脸的不乐意,我瞪了她一眼这才撅着小嘴重新跟肖潇一起坐下来喝起了酒,而我则拿出耳机,仔细的偷听起来。不一会儿,我就搞清楚了,原来这俩人都应该是一个叫龙哥的人的手下,听口气,这个阿华跟龙哥关系还不一般,估计应该是龙哥的情妇吧,至少曾经是!  阿华对邓建军说,龙哥已经答应不再追究新明辉那件事,也答应了让他们到香港去,但是让他们永远不要回来,不要让他再看见。  我不知道这个邓建军跟龙哥是什么关系,但是从他和阿华之间的谈话我就能感觉到这个龙哥肯定是个惹不起的人物,至于姓邓的怎么惹上了他,跟这个叫阿华的女人有什么关系,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世界上的争执不外乎就是由女人和钱引起的!看样子邓建军惹上的麻烦不小!  我带着耳机聚精会神的听着,没注意到身后的俩个女人已经跳到床上热吻起来,妈的,弄不好真的是一对拉拉呢!我没理会她们,接着干我的正事。  没多久阿华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邓建军,说这是她这几年瞒着龙哥截留下来的,所有的积蓄都在这里边了,还有他邓建军的钱也都在里面,邓建军接过以后看了看,直接就问密码是多少?阿华想都没想就说出了一串数字,当时我没注意记下来是多少,而是专注的看着邓建军把那张卡塞到了窗边一个插座盒子的背面。然后俩人坐到了床上,慢慢的头靠在了一起,继而开始接吻,最后嘛,嘿嘿,阿华的身材真不赖!  等我嘿嘿笑出声以后,身后的俩个女人也围了过来,惊喜的和我一起观看着这真实的现场直播起来,我估计邓建军他俩做的时候也不会说什么正事了,所以也摘了耳机,跟肖潇她们一起又开始了双飞。我还是先插入了小凤的身体里,毕竟这么久了天天都跟肖潇在一起,再美的女人看久了都会产生审美疲劳,所以我不由自主的选择了小凤,而肖潇也没闲着,就围在我俩身边给我们助兴。  要说双飞嘛我也不是没有过,但是肖潇和小凤这样的我想才可以称为真正的双飞,首先俩个女人之间必须要有性爱那才完美呀,所以说当小凤俯身趴在床上,我从后面插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她也轻吻上了肖潇的阴部,三个人就在一张床上表演起了最精彩的日逼大战!  刚日了几下,我就听到一串叮叮咚咚密集的脚步声,三个人同时愣住了,妈的,该不是来扫黄的吧?惊慌中肖潇和小凤都抓起身旁的衣物猛穿了起来,而我只暂时找到了我的内裤。  声音越来越紧密,三个人同时屏住了呼吸,脚步声在我们门口骤然停止,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完了!这下要真的被抓了,让单位上知道了我不光嫖妓,还一次玩儿俩,估计总工程师都没得当咯!  随着砰地一声,两个女人都抱着头蜷曲着退到了床角,我也猛地一震,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事已至此,死就死吧!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